马超空有英雄之志却错过了历史的机缘

东汉末年,黄巾起、天下乱,又是一个时势造英雄的年代。刘汉势微,群雄并起,一时涌出多少豪杰,留下无数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。

马超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。为什么说马超有英雄志呢?可以从马超发动潼关之战对抗曹操可以看出,虽然父亲马腾归附曹操,但马超其实不愿做一名任人驱使的武将,宁肯全家被杀也要割据一方,保有自己的力量和自主权,自然不会让曹操有对自己下手的机会,能够不顾家族安危悍然起兵,必是心中有一个无法撼动的志向——逐鹿中原、一统河山。什么叫真正的英雄,什么叫国器不容亲情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,这和《三国演义》中曹操刺董失败被追杀时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莫教天下人负我!”的宣言如出一折,只是马超面临的选择,要比曹操当年还要残酷。

那个时候的形势,天下三分之势已开始初步显露,马超要想实现志向,手下的凉州铁骑是他起家的唯一本钱了,马超怎么可能给曹操顺手牵羊的机会呢?

但马超破釜沉舟,牺牲父亲兄弟及200余口族人并没有换来广阔的天地,而是越走越窄,越走越艰难的道路。

投告张鲁政权,也并不是长久之计,因为作曹操在北方最后威胁的马韩联军既已解散,除了南方的刘备和孙权,就再也没有哪一支力量能抵挡曹操的统一步伐。马超没有了自己的根据地,再难有封侯一方的荣光,肆意征伐的豪情。

而马超是打着勤王清君侧的旗号反的曹操,所以名义上,他还是地地道道的汉臣,那么归附刘备是他最说得过去的选择。

归附刘备之后的马超,已是心高气短、英雄迟暮,不是说他武力大不如前,而是说他已经没有了逐鹿中原资本,只能在别人手下当一颗子了,这是他曾经不顾一切的去避免的事情,怎么可能甘心情愿舍命为别人打江山呢?投了刘备,只是和刘备的一种相互利用,只是用自己以前挣下的老本来换一个安身养老之所吧。所以此时的马超,一方面刘备不肯重用,另一方面,自己也没了斗志了,只图明哲保身罢。

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之前令曹操睡不安稳的小马贼,却在归附刘备之后再难有出色战绩。

对于一个眼看着自己一腔壮志被历史无情的抛弃,活着的意义,也仅仅是活着罢。

试想,如果当年的潼关之战,曹操没有侥幸从马超眼皮底下逃脱,这天下鹿死谁手,还真不一定呢!马超错过了这个建功立业的最好机会,历史已经再也不会回头了。马超沉知历史的残酷。成王败寇,自己的名字,注定要背负上无情无义的罪名。

马超英年早逝,跟生活失去目标、郁郁成疾有很大的关系。